我爷爷天葬的地方,也是我将来的去处。我始终认为草原的一切,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。

       小时候,我最喜欢和奶奶一起去放羊,她会给我采来像气球一样的小花。说句实话,那时我总在幻想我的白马王子。

       我的故乡在青海湖的源头,每次别人问我是哪里的,我说海西天峻县,很多人不知道,他们只知道西藏。

图:达佤央金 故乡的草原

       那地方平得跟平板电脑一样,像被压平过一样,可能整个藏区都很少有那么平的草原了,特别美,远处的那座白岩雪山,很像一座白塔。

       但,天峻到处都是煤炭,然后就被玩坏了。现在煤矿不挖了,原来的地方只剩下一些巨型的天坑。

       我的家庭,要从我过世的爷爷算起。那年头,家乡人大部分都是文盲,爷爷自学汉字,又懂藏文,年轻时候就在我们家乡当了个小干部,也就改变了整个家庭的命运。

       爷爷有三个孩子,他很重视教育,爸爸、姑妈、叔叔小的时候,就被爷爷教着读书习字。这种东西就像基因一样传了下来,到现在,我们家所有亲人最在意的,还是孩子们的学识。

       爷爷习惯写日记,甚至最后躺在病榻上时也在写。他这一辈子的日记,有两个大箱子。我一直没敢打开看看。

       我最感恩的是我爷爷,有一个人懂得了知识的价值,然后他做了力所能及的事情,影响了他的孩子和后代。

图:姐妹情 黑帐篷

       我现在读大三,学俄语的,但我不适合当翻译,我喜欢的是电影。在学校里,俄语、波兰语电影大师的作品,我一部没落下。

       我想跟广大影迷认真地说一下,你想看的大部分片子,都可以在B(http://www.bilibili.com)站上找到。如果那儿没有,百度一下网盘或者微盘,到处都是分享资源的好人。微博上的电影猎人什么的大号,也天天都在发好电影的链接。

       沟通和交流,能化解不少误解。每个人都需要某种渠道去抒发,任何方式都可以。写影评,是我的一种方式。

图:故乡 一直在

       到目前为止,我大概写了四个涉藏电影的影评。《河 你是高原四月天 》、《究竟是藏人需要电影还是电影需要藏人》、《英雄谷》等影评,关于《塔洛》的影评,很荣幸得到了豆瓣电影的推荐。我自己也从这些作品里获得了很多。

       记得小时候,我们一家四口会凑在一起,看电影频道周六晚上十点的佳片有约,印象最深的是《卡桑德拉大桥》。无法忘怀,有家人陪伴的每一个电影之夜。

       跟电影学院的学生比,我觉得自己看片量不够。我喜欢看阿巴斯、锡兰,以及那些意大利新现实主义大师的作品。还有土耳其、伊朗电影大师的作品。看这些觉得既有共鸣,又能给我动力。

       我最喜欢的导演是伊朗导演阿巴斯,喜欢他那种表现生活和人性的风格。甚至,我从电影里,我看到了自己的影子,看到了平凡的、努力生活的人的样子。我还觉得伊朗和土耳其的电影,对现在的藏语电影,有比较大的影响。

图:山 河 故人

       我现在在北京穹庆影视做导演助理,松太加导演和穹庆团队接纳了我。我觉得自己很幸运,在穹庆这样一个优秀的团队里,能够向藏族一流的剪辑师、录音师、美术设计师、导演学习。

       在这里,我有机会看到各种电影节的始末,参与国内各大电影节,接触很多细节的工作。我很感谢穹庆影视,这里是一个梦工厂。

       我第一次觉得离梦想近了一步。

       我对未来,有太多美好的梦想。至于会不会拍出好东西,都说不好啊,梦想很美好,但是总不能老飘着,需要很多勇气和付出。

       听说波兰有一个很好的电影学院,对藏族生的奖学金也比较多,我真的很想去那儿学习,也在为此努力。波兰人通俄语,最起码语言上,我想没什么大问题。

       我已经22岁了, 想吃、想喝、想玩、想创造、想做梦、想变成天上的云……

       记得上次有人说我是女文青,我很不高兴。文艺青年不是那么容易当上的,我还差得很远,不管是读书还是看电影,都差的很远,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学习和积累。我哪敢把自己搞得很"资深"影迷的样子。现在我只是刚开始拉片子,这个世界很大,外面的东西很多,我还是老老实实看片子吧。